飞鹤拟30亿港元全资收购原生态牧业 到底谁扼住谁的“咽喉”?

  来源:小食代

  在外界看来,对近年风头正劲的飞鹤奶粉来说,似乎有一个“隐忧”需要排除——该公司大量的奶源依靠着一个名为原生态牧业的供应商。而就在刚刚,飞鹤通过资本的力量,彻底解决了这个潜在风险。

  今天晚间,飞鹤和原生态牧业联合宣布,飞鹤拟入主原生态牧业以加码上游奶源布局,全面收购所花费的代价约为30亿港元。在给小食代的一份通报中,飞鹤还这样形容其意义:顺应行业趋势、把控“高品质奶源”。

飞鹤拟30亿港元全资收购原生态牧业 到底谁扼住谁的“咽喉”?

  这一交易也意味着,年产奶量超过34万吨的原生态牧业,旗下的牧场将成为飞鹤的“100%自有牧场”。

  “风险因素”

  我们先来看看飞鹤本次交易的细节。

  根据这两家在港上市的公司今天傍晚的公告,飞鹤拟委托中信里昂向原生态牧业提出自愿性有条件现金要约,每股定价0.63港元,同时以现金换取注销所有尚未行使的购股权,涉及的金额约为30.71亿港元。

飞鹤拟30亿港元全资收购原生态牧业 到底谁扼住谁的“咽喉”?

  (本次收购前原生态牧业股权结构)

  原生态牧业对飞鹤有多重要?在飞鹤的招股书中,前者被列入“风险因素”,因为飞鹤指出自己依赖有限数目的乳制品生产商作为鲜奶的主要供应商,如果这些供应商出现供应的任何短缺或中断,都可能延迟公司产品的生产及使销量下降。

飞鹤拟30亿港元全资收购原生态牧业 到底谁扼住谁的“咽喉”?

  其中,同样位于东北地区的原生态牧业正是飞鹤最大的奶源供应商,而从2016年至2019年,飞鹤采购鲜奶成本的总额超过八成都是付给了原生态牧业,其中截至去年中期该比例更高达88.6%。

  换句话说,掌握了奶源的原生态牧业似乎扼住了飞鹤的“咽喉”。为了保护自己的供应链安全,飞鹤和原生态牧业签署了协议,以确保自己能优先获得后者的鲜奶供应,而双方最新的一次签约是去年9月,协议只保证未来3年的优先供应。

  “我们无法保证我们的鲜奶供应商将保持对我们的供应,或不会违反其向我们供应鲜奶的合约责任,或我们的供应协议不会被暂停、终止或以其他方式到期而未能重续。”在招股书中,飞鹤的“预警”语调似乎有点严厉。

  正是由于被飞鹤这种“加持”,原生态牧业的业绩也有机会水涨船高。去年,这家奶源供应商的营收为13.9亿元,同比增长26.37%,实现归母净利润2.23亿元,同比增长140.10%。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为1.24亿元,同比增长266.15%。

飞鹤拟30亿港元全资收购原生态牧业 到底谁扼住谁的“咽喉”?

  奶源“圈地”

  事实上,在本次收购之前,国内乳业巨头的“圈地”来势汹汹,也让还没有“喝下”自己上游奶源供应商的飞鹤看在眼里。

  资料显示,蒙牛于2017年增持现代牧业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2020年7月成为中国圣牧最大股东。伊利在2019年通过旗下实控企业优然牧业收购新三板上游乳企赛科星;2020年8月,宣布1.83亿认购中地乳业16.6%股份。

  “此次要约成功后,飞鹤将成为原生态牧业的控股股东,飞鹤也将在巩固上游原奶供应稳定性的同时,增加对上游产业链的控制,减少原奶价格上涨的影响。”飞鹤今天在通报中如是说。

  截至2019年,原生态牧业在国内拥有七个牧场,产奶量超过34万吨。其中,有六个牧场位于黑龙江,且靠近飞鹤的工厂。

飞鹤拟30亿港元全资收购原生态牧业 到底谁扼住谁的“咽喉”?

  “先天优势”

  但是有意思的是,如果深入了解双方的业务模式后就会发现,天平并不是只向着原生态牧业一方倾斜的:随着飞鹤的不断做大,飞鹤其实也在反过来扼着原生态牧业的“咽喉”。今年上半年,飞鹤实现营业收入87.07亿元,同比上升47.8%,实现毛利润61.76亿元,同比上升55.4%。

飞鹤拟30亿港元全资收购原生态牧业 到底谁扼住谁的“咽喉”?

  这种博弈关系或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今天飞鹤宣布的收购出价只有原生态牧业9月3日收市价溢价的1.6%(注:今年4月起,原生态牧业的股价就走上了上行通道),或截至去年底其每股资产净值折价的约38.8%。

飞鹤拟30亿港元全资收购原生态牧业 到底谁扼住谁的“咽喉”?

  小食代注意到,在今年中期业绩分析师会议上,飞鹤高层曾经被问到如果原生态牧业被恶意收购,该公司打算怎么应对?对此,与会高层表示,原生态牧业能有今天的发展也离不开飞鹤对它的政策。上述高层表示,在2014-2015年期间,国内原料奶价格大幅下滑,收奶价格甚至低至每公斤3.2元以下,但是飞鹤依然支付3.7元~3.8元的价格给原生态牧业。

  翻查资料显示,原生态牧业在2018年曾经录得亏损5.56亿元。

  “如果说我们上游企业没了,我们下游的安全性也没了,所以说我们一直在一个保护它(原生态牧业)的状态。”飞鹤高层说:“如果说别人去现在说给它高价格,它就把奶卖给别人,它自己也得考量。”

飞鹤拟30亿港元全资收购原生态牧业 到底谁扼住谁的“咽喉”?

  (原生态牧业2013年牧场分布图,据招股书)

  “到今年年中的时候,奶又多了对吧?”该高层说,但是双方依然维持合作,因此信赖的基础比较牢靠。另外,他强调,飞鹤的工厂就在原生态牧业10公里-20公里处兴建,如果别的下游企业来收购,将不得不支付更高的运费,所以飞鹤和原生态牧业的合作具有“先天的优势”。

  随后,飞鹤高层进一步补充指,考虑到飞鹤本身在齐齐哈尔的分量,以及能为牧业所争取的政策来看,“竞争对手也没有办法收购”。

  原生态牧业将于明天复牌,并会维持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地位。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张海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