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在给其他国家央行出什么难题?

  美联储在通胀问题上采取更为宽松态度,这或在未来数年拖累美元,并将对中央银行这一角色定位提出尖锐质疑,给从德国、日本等其他央行政策制定者带来挑战。

美联储在给其他国家央行出什么难题?

  从表面上看,美联储8月27日公布的政策调整似乎是为了给美国经济打一针兴奋剂。转向平均通胀目标制使美联储在经济衰退后能够超出其目标,这意味着加息将会在较晚到来,就业市场将会变得更热,这对低收入家庭来说是一种福利。

  但这给全球央行带来了两个难题。

  1、货币政策or社会政策?

  对美联储使命的这种重新解读,可以被视为对社会政策的一次尝试,对其他国家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先例,因为它们在多年的非常规举措已经影响到财富和收入分配之后,正在重新审视自己的角色。

  自3月中旬以来,美元兑一篮子货币的汇率已下跌逾10%,跌至两年多来的低点,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莱恩上周警告说,即使欧洲央行没有将汇率作为目标,汇率也很重要。

  莱恩表示:“如果有力量左右欧元/美元汇率,那将影响我们对全球和欧洲的预估,以及我们的货币政策。” 

  事实上,一些经济学家说,当前的汇率可能已经使欧元区经济增长减少了0.2%-0.4%,路透社调查的分析师认为美元还会进一步走软。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欧洲央行应该将同样灵活的目标作为其正在进行的政策评估的一部分。但市场认为,在拉加德担任欧洲央行行长的8年任期内,根本没有加息的迹象,因此,有关将进一步收紧政策的说法,会引发可信度问题。

  “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资金主要来自美元,至少在初期是这样,”欧洲央行前执委会成员克莱表示。“面对美国利率长期走低,欧洲可能需要找到新的方法来支撑经济。”

  美联储目前明确的帮助低收入家庭的目标是另一个复杂因素,因为它提升了银行在社会政策中的作用,并可被视为对其职责的某种重新解释。

  日本央行副行长若田部昌澄表示,“我个人认为,一些人提出的货币政策应更多关注就业和收入状况的想法,仍有考虑的余地。”

  欧洲央行似乎也热衷于重新解释其使命。拉加德认为,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太大,欧洲央行不能忽视这些风险。

  欧洲央行表示,它的使命已经要求它支持欧盟的“总体经济政策”,虽然鉴于它目前的重心完全集中在通胀上,但这种解释仍将代表一种转变。

  2、美元疲软本币走强 出口受阻如何应对?

  第二,更直接的担忧将是美元的疲软,这将是欧洲央行周四政策会议的主要议题,因欧元走强将令欧元区出口国家更难走出记忆中最严重的衰退。

  德国、法国或日本等国传统上靠净出口实现增长,而当本币走强时,净出口会受到冲击。美国和一些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战已经对出口造成了压力,而这种走强只会加剧他们的问题。

  正常情况下,应对这种局面不会太难,但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都已接近超宽松政策的极限。

  日本央行前官员熊野秀夫表示:“如果美联储推迟升息,将给日元兑美元带来上行压力。”他说道:“只要美联储的政策加大了美元升值的难度,日本央行就不得不担心日元可能升值,这就需要做出政策回应,包括加大负利率。”

  鉴于欧洲和印度新冠病例激增给更广泛的全球复苏造成威胁。有相关报告指出,若央行被迫采取更大力度的措施应对通缩,将可能进一步推高黄金价格黄金“可能在更长一段时间里横盘整理,但最终会被大环境进一步推高”。

责任编辑:杨亚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