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经开投”2亿存款被冻结 贵州债务风险扩散至发达地区

  原标题:“遵义经开投”2亿存款被冻结,贵州债务风险扩散至发达地区

  来源:小债看市

  2018年末以来,贵州多地爆发债务风险,政信类非标资管产品逾期常态化,并且风险有从经济落后地区向发达地区扩散趋势。

  01资金被冻结

  近日,据天禄谈信托,国通信托、遵义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遵义经开投”)其他民事裁定书发布,申请人国通信托保全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

“遵义经开投”2亿存款被冻结 贵州债务风险扩散至发达地区

  其他民事裁定书

  民事裁定书显示,冻结被申请人遵义经开投3个银行账户存款,冻结银行账户存款总金额为2亿元,冻结期限为一年,起止时间以协助执行通知书为准。

  《小债看市》注意到,除了天禄谈信托,国通信托外,遵义经开投还涉及与中泰信托的合同纠纷,受理法院为上海金融法院,将于9月22日开庭。

“遵义经开投”2亿存款被冻结 贵州债务风险扩散至发达地区

  开庭公告

  今年7月,遵义经开投被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37万元。

“遵义经开投”2亿存款被冻结 贵州债务风险扩散至发达地区

  被执行人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由遵义经开投提供担保的多只非标产品出现逾期。

  据媒体报道,2019年末以来“东海瑞京·瑞信51号资管计划”、“国釜-华府1号私募投资基金”相继出现逾期,其中融资方均为汇川城投,担保方为遵义经开投,其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担保责任。

  汇川城投和遵义经开投为遵义汇川区内仅有的两家城投平台,主要从事基础设施和保障房建设等业务。

  《小债看市》统计,目前遵义经开投存续债券9只,存续规模42.36亿元,集中兑付日主要集中在2024年。

“遵义经开投”2亿存款被冻结 贵州债务风险扩散至发达地区

  存续债券到期分布

  在信用评级方面,遵义经开投主体和相关债项信用评级均为AA,评级展望为“稳定”。

  02流动性枯竭

  据官网介绍,遵义经开投成立于2011年,主要负责遵义经济技术开发区基础及配套设施建设、棚户区改造、资产运营、投融资等工作。

“遵义经开投”2亿存款被冻结 贵州债务风险扩散至发达地区

  遵义经开投官网

  遵义经开投是遵义经开区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主体,由遵义经开区管委会、汇川区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国有控股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遵义经开区管委会

“遵义经开投”2亿存款被冻结 贵州债务风险扩散至发达地区

  股权结构图

  近年来,遵义经开投业绩增长乏力,利润对财政补贴依赖程度较大,经营获现能力欠佳。

  今年上半年,遵义经开投实现营业收入9.51亿元,同比增长4.34%;实现归母净利润1.04亿元,同比下滑1.94%;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3.27亿元。

“遵义经开投”2亿存款被冻结 贵州债务风险扩散至发达地区

  实现净利润情况

  截至最新报告期,遵义经开投总资产为290.27亿元,总负债159.49亿元,净资产130.78亿元,资产负债率54.94%。

  《小债看市》分析债务结构发现,遵义经开投主要以非流动负债为主,占总负债比为56%。非流动负债中主要为长期借款43.57亿,包括非标借款9亿元,以及应付债券35.84亿元。

  截至今年6月末,遵义经开投还有流动负债70.68亿元,主要为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和其他应付款项,其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有34.98亿元。

  今年,遵义经开投到期债务中,银行贷款、债券及非标类借款分别为14.53亿、7.41亿和16.21亿元。

  然而,2019年以来由于偿还大量债务,遵义经开投的流动性已近枯竭。目前其账上货币资金只有2.32亿元,现金短债比仅为0.07,除去受限资金所剩无几,存在较大短期偿债风险。

  在银行授信方面,截至2019年末遵义经开投银行授信总额为72.92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为6.39亿元,可见其备用资金也不充沛。

“遵义经开投”2亿存款被冻结 贵州债务风险扩散至发达地区

  银行授信情况

  整体来看,遵义经开投的有息负债有114.42亿元,带息负债比为72%,值得注意的是高企的有息负债,将产生高额财务费用侵蚀利润。

  2019年,遵义经开投利息支出3.19亿元,是当年其净利润的1.4倍。

  在经营获现欠佳、流动性枯竭情况下,遵义经开投偿债资金主要来源于外部融资和政府补助。

  在融资渠道方面,遵义经开投渠道较为多元,除了发债和借款,其还有9次租赁融资,26次应收账款融资,两次股权质押融资以及一次信托融资。

  然而,自2018年起遵义经开投的筹资性现金流持续净流出,近两年分别流出17.94亿和11.87亿元,说明其外部融资环境恶化。

“遵义经开投”2亿存款被冻结 贵州债务风险扩散至发达地区

  筹资性现金流情况

  2019年,遵义经开投获得财政补贴3.53亿元,但其区域专营地位及可获得的外部支持弱于其他主要建设主体。

  因此,自有资金不足,外部融资遇阻,财政补贴有限的情况下,遵义经开投计划通过协商展期等方式偿还到期债务。

  另外在流动资产方面,遵义经开投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项和存货规模庞大,对公司资金形成较大占用,资产变现能力较差。

  截至今年6月末,遵义经开投的存货有163.12亿元,占流动资产的64%,主要为土地使用权和开发成本,其中受限的存货规模超40亿。

“遵义经开投”2亿存款被冻结 贵州债务风险扩散至发达地区

  存货高企

  最后需要注意的是,遵义经开投的对外担保风险。

  截至2019年末,遵义经开投对外担保金额为68.71亿元,占净资产的52.98%,主要是对汇川区部分国企的担保,其中汇川城投已出现债务逾期。

  总得来看,遵义经开投自身经营能力欠佳,利润主要依赖于政府补助;并且有息负债高企,资产变现能力较差,再融资环境恶化情况下,其短期偿债风险较大。

  03债务风险频发

  贵州省经济财政实力弱,债务负担全国最重,整体债务风险高。

  2018年末以来,贵州多地爆发债务风险,政信类非标资管产品逾期常态化,并且风险有从经济落后地区向发达地区扩散趋势。

  其中,GDP和公共财政收入在全省排第二的遵义,今年已相继出现遵义道桥“技术性违约”,遵义建投1.7亿资管产品逾期等事件。(后台回复“遵义道桥”、“遵义建投”查看原文)

“遵义经开投”2亿存款被冻结 贵州债务风险扩散至发达地区

  2019年,遵义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483.32亿元,同比增长9.7%,增速同比减少0.7个百分点;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55411元。

  在财政方面,2019年遵义市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54.45亿元,同比增长0.9%,受“减税降费”政策实施影响,增速较2018年减少15.6个百分点;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支出743.40亿元,同比增长9.7%;地方财政自给率为34.23%。

  可以看出,2019年遵义区域经济增速放缓,财政自给程度下降。

  而汇川区位于遵义市中心城区北部,地处黔中与成渝经济文化的重要交汇区域,与遵义经济技术开发区实行“两块牌子、一套人员”的运行机制,是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

  2019年,遵义汇川区GDP为384.69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7.01亿。

  今年以来,汇川城投相继曝出9000万私募、两亿资管产品等非标逾期事件,遵义经开投作为担保方被牵其中,本次银行存款被冻结,说明其代偿风险暴露,遵义当地再融资环境进一步恶化。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创业板火爆行情 “遵义经开投”2亿存款被冻结 贵州债务风险扩散至发达地区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李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