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不等于科技巨头

  意见领袖丨Project Syndicate

  本文作者:马里耶·沙克(Marietje Schaake)斯坦福大学网络政策研究中心国际政策主任,2000-19年任荷兰欧洲议员。

科技不等于科技巨头

  在经过了多年天花乱坠的吹捧之后——这些吹捧和互联网、手机以及社交媒体出现之后所发生的情况一样肤浅——科技巨头纷纷遭到非难。科技将让民主“疯传”的憧憬并未实现;而相反的情况倒是颇为常见。欧洲和其他地区的很多人现在正要求监管者和决策者采取强力应对手段。但要修正今天与技术相关的问题要求,必须将关注点对准正确的地方。数字科技不是问题,其背后的商业模式才是。

  想想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数字科技改善了信息的普及性,也破坏了自上而下的权力结构,理应赋能个人对抗信息垄断者。但破坏了就媒体的科技巨头们,自己变成了数据和信息的守门员。数字服务能提高透明度的憧憬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现实中不透明的算法。社交媒体并没有让言微之人发出声音,倒是给了仇恨贩子扩音喇叭,让他们的声音在匿名机器人的帮助下引起广泛共鸣。

  所有这些都不是巧合。这些发展趋势都是公司治理决定(或不作为)以及精心设计、旨在实现利润最大化、虹吸数据和累积市场权力的商业模式的可以预测的结果。硅谷巨头在这些目标上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现在,它们应该受到问责了。

  科技不是中性的。其对社会的影响取决于开发和设计软件和硬件时所秉持的价值观。因此,人们对于数字科技的体验也会受到提供科技的公司的治理模式的影响。一小撮公司控制着全世界人民所使用的信息生态系统,这让这些模式变得更加重要。没有谷歌、Facebook、苹果、微软和亚马逊,人们使用互联网的体验将与今天大相径庭。

  对科技巨头的批评因为科技行业试图将自己包装成言论自由和民主的发动机,而不仅仅是广告行业,而变得更加激烈。如今,很显然主要科技公司的平台被精心设计以吸引用户,目的是为了出售广告和实现市场份额最大化。这意味着针对科技巨头的反对其实并不是针对基础科技;而是针对公司权力集中却没有相称的抗衡力量。

  监管机构很难跟上创新的节奏,因为拜源自商业模式的信息不对称所赐,科技公司常常占据上风。尽管如此,反垄断机关正在调查某些主要平台是否滥用它们守门员的地位,或通过系统性地兼并潜在对手收割市场。隐私观察机构也敲响了警钟,特别是在发生了数亿人的个人信息遭泄露之后,或者是在基于用户最隐私的个人细节出售广告被曝光之后。最后,记者们呼吁大家关注因为主要平台攫取了大部分广告收入而造成的媒体多样性损失。

  欧盟正在引领全球确保科技公司仍受到法治约束。但是,除了广为人知的通用数据保护规则、网络中性保证和各种反垄断行动,欧洲还有很多工作要做。首先,其数字单一市场需要得到强化,以增进效率和共同解决国家安全问题。无论如何,国家和欧盟层面监管者和立法者之间的更紧密的协作必不可少。

  此外,如果没有现代化的共同规则治理人工智能和其他数字经济的关键领域,跨国科技巨头就可以轻松地将各大欧洲有关部门玩弄于股掌之间。要确保新监管和立法有效、公平、以证据为根据,决策者应该获取更多公司数据以决定哪里最迫切地需要监管干预。

  但是,一个紧迫的需要是进一步弄清楚数字经济如何运行,以及实施新的法律和标准以防滥用;与此同时,主要科技公司不应该成为科技的同义词。这就像是将能源与埃克森划等号,或将食品与麦当劳划等号。事实上,我们根本不应该接受“科技反噬”的概念,而应该问问批评潮是如何说一小撮企业的。

  关于隐私、竞争和民主的担忧日益增加不无道理。如果科技巨头想要摆脱其所面临的反击,旧应该开放地解决这些问题。这意味着接受研究者、监管者和民主代表试图理解数字生态系统的运转模式。唯有通过独立监督评估主流商业模式的意料内和意料外的后果,这个行业才能受到问责。

  如果说科技巨头的崛起告诉了我们什么,那就是该行业的高管们特别擅长实现自己设定的成果。如果它们想要重获公众的青睐,就应该制定明确的目标,而不是只顾追求利润最大化。至于我们其他人,则必须设计和管理科技服务于公众利益、民主和法治的潜能。

  (本文作者介绍: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被称为“世界上最具智慧的专栏”,作者来自全球顶级经济学者、诺奖得主、政界领袖,主题包括全球政治、经济、科学与文化塑造者的观点,为全球读者提供来自全球最高端的原创文章、最具深度的评论,为解读“变动中的世界”提供帮助。)